戴尔、HPE、联想,谁挣到了钱?

在GenAI革命的浪潮下,Nvidia赚得盆满钵满;AMD、HBM 内存供应商以及台积电亦是收获颇丰,而像戴尔、HPE 、联想等大型原始设备制造商 (OEM) 似乎并未充分享受到GenAI带来的红利。

在过去两年的 GenAI 热潮期间,那些为大规模计算任务(如AI训练和推理)构建横向扩展集群的企业,因GPU供应短缺而错失盈利机会。彼时,他们在 AI 服务器、存储或网络方面的收益微乎其微,利润自然无从谈起。而现在,OEM们虽已逐步获得一些 GPU 配额,但却难以在这类高成本硬件上实现盈利。

数据中心业务一直受到通用服务器销售衰退的压力,如今,随着客户对GenAI技术需求的日益增长,OEM开始从积压的AI服务器订单中看到复苏的希望。现在还很难判断戴尔、HPE或联想的 AI 业务是否盈利,因为这些企业没有将 AI 服务器的营收与其整体数据中心业务分开。

戴尔

一些OEM内部设有类似ODM(原始设计制造商)运作的部门,戴尔便是先驱之一,它为当时的Facebook(现改名为Meta) 设计了最初的超大规模服务器,将四个 X86 服务器节点封装于 2U 服务器机箱中。

2009年,Facebook决定自行设计服务器、存储和网络设备,并直接向零部件制造商采购,再委托ODM生产,本质上是创建了一个像 OEM 一样运作,却享有ODM定价优势的体系。这就是“Project Freedom”开放计算项目(Open Compute Project,简称OCP)的由来。

2011年,OCP正式对外发布,开源了这些设计,旨在减少服务器供应链中的OEM中间环节以降低成本。这也标志着戴尔数据中心解决方案(DCS)定制系统部门的辉煌逐渐落幕,该部门当年的定制硬件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由Forrest Norrod掌舵,他最终离开戴尔,转投AMD,助力AMD重塑数据中心计算业务。

HPE 也曾拥有针对服务提供商的大型定制服务器业务,但和戴尔一样,它基本上也放弃了这项业务,利润率太低。联想和浪潮仍在以 ODM 的方式向客户销售硬件,而超微如今的表现更像是 ODM 而非 OEM,它正在为 Meta 大规模构建 AI 服务器,如果传言属实,也许还将为微软构建。

过去几年,戴尔和 HPE 的日子并不好过,疫情导致服务器支出大幅增加,随后GenAI 革命又导致通用服务器支出陷入低迷。尽管近几年 CPU 性能提升显著,但各家公司普遍储备了大量计算资源,延缓了服务器升级计划,以便将资金投入云服务,满足通用和AI工作负载需求。

在过去的几个季度中,戴尔终于开始从AI设备中获利,上一季度的增长尤为亮眼。但如果通用服务器市场继续低迷,价格压力不断增加,戴尔能否从AI设备销售中提高利润还有待观察。

通过深入研究戴尔近期公布的 2025 财年第一季度的数据可以发现,戴尔AI服务器带来的利润,似乎都被通用服务器业务利润下滑所抵消。

在截至5月的季度中,戴尔实现了161.3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7.3%,但环比微幅下降。服务收入增长 3.9% 至 61.2 亿美元,同样环比略有下滑。总体而言,收入同比增长6.3%至222.4亿美元,但营业利润却下跌13.9%至9.2亿美元。幸运的是,戴尔有 4.08 亿美元的税收优惠,因此净利润得以增长 64.7% 至 9.6 亿美元,占总收入的 4.3%。

戴尔的“AI 优化服务器”销售额达到了 17 亿美元,因此戴尔服务器和网络部门的销售额增长了 42.5%,达到 54.7 亿美元。存储销售额增长了十分之一,达到 37.6 亿美元。加起来,基础设施解决方案集团第一财季的收入为 92.3 亿美元,增长了 21.5%。然而,ISG 的营业利润仅为 7.36 亿美元。

戴尔及其OEM竞争对手或许正满心期望中小型企业出于安全和自主权考虑,会在本地部署预训练的AI模型,使用适度规模的GPU服务器群集。因为这才是OEM厂商赚钱的方式——以高价向较小的组织销售高科技产品。

戴尔的 AI 服务器销售额同比增长了 10 倍,环比增长了 2.1 倍,表现相当抢眼。戴尔有 38 亿美元的订单积压,以及数倍于此的销售管道(具体倍数未透露)。但无人知晓其通用服务器、存储和 AI 服务器的利润率具体表现如何。戴尔并未公布这些数据。

目前,通用服务器的销售额仍然远低于后疫情时代,如上图所示,通用服务器刚刚走出衰退,销售额为 37.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7%。基于戴尔过去三个季度公布的AI服务器销售数据,结合其在2022财年和2023财年的AI服务器销售趋势,可以发现,戴尔在通用服务器方面连续四个季度遭遇了严重的两位数下滑。这就是相当严重的服务器衰退。

与HPE不同,戴尔必须耐心等待AI革命的到来。HPE凭借为高性能计算中心提供大规模混合AI/HPC机器的exascale集群交易,这些机器采用AMD的Epyc CPU和Instinct GPU,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其服务器衰退的缺口。一直以来,戴尔都是英特尔的重要合作伙伴,同时也与Nvidia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它不得不依靠配备两到四块Nvidia GPU的PowerEdge服务器耐心等待,直到Hopper GPU的供应更加充足,才能销售其高端、基于HGX架构的八GPU服务器。

这就是为什么Michael Dell在2024年GTC大会上坐在前排,并在黄仁勋的主题演讲中被点名表扬的原因。当前,在OEM厂商中,HPE是AMD首选的GPU合作伙伴。鉴于AMD对其MI300X和MI300A Instinct GPU的严格配给,这可能不足以让HPE在没有Nvidia帮助的情况下,建立起庞大的AI服务器业务。

AI服务器业务对戴尔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盈利的,而其他类型的服务器和存储设备则可能面临着困境。但关键在于:当 GPU 配给放松时,定价就会变低,那么利润损失最大的将是OEM,而不是 AMD 和 Nvidia 等芯片制造商。因此,戴尔和 HPE可能只需要足够的 GPU ,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或两个季度里最大化利润……

展望未来,戴尔预计到 2025 财年,其收入可以提高到 935 亿美元至 975 亿美元之间。戴尔进一步预计,ISG 业务全年增长速度将超过 20%。按照 20% 的增长率来算,这将带来大约407亿美元的收入,创下戴尔数据中心业务的历史新高。在ISG业务中,根据GPU的分配情况,我们估计,其中可能有60亿至75亿美元来自AI服务器。

HPE

与长期以来在服务器领域处于劣势的戴尔相比,HPE 更关注提供多样化的计算引擎选择。现在,HPE 虽然在通用服务领域处于劣势,但得益于SGI和Cray的收购,它已成为传统高性能计算模拟机器的主要供应商。

尽管 HPE 拥有非常深厚和广泛的超级计算经验,但在企业采用AI服务器的初期,HPE要想赶上戴尔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正如上文所述,戴尔在最近一个季度中,AI系统的销售额达到了1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销售额增长了10倍。AI服务器的销售对其利润率造成了影响。

HPE 的情况也大体相同。HPE 首席财务官 Marie Myers 表示,在截至 4 月 30 日的季度中,HPE 的 AI 服务器销售额增长了一倍多,超过 9 亿美元。

与戴尔一样,额外的 AI 服务器收入似乎并没有显著提升HPE 核心系统业务的利润。

为了更深入地洞察AI服务器业务,HPE制作了一张图表,展示了自2023财年第一季度以来累计的AI系统订单,以及每个季度的AI系统收入记录和AI系统订单积压。

我们认为,在 AI 服务器方面,有两个因素阻碍了 HPE 的发展。

首先,AMD 所能制造的全部“Antares”Instinct MI300A 混合 CPU-GPU 加速器,都用在了HPE为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建造的“El Capitan”超级计算机上。而AMD几乎所有的Antares Instinct MI300X加速器,都被超大规模云服务商采购,尤其是微软和Meta。尽管Nvidia很乐意和HPE合作开发基于其“Grace”Arm服务器CPU或Grace-Hopper混合CPU-GPU超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但我们认为,戴尔作为Nvidia在HPC和AI系统领域的忠诚支持者,可能获得了优先待遇。

或许,AI服务器收入差异的根源,就在于哪家公司的客户拥有资金、电力和冷却能力,来支持GPU设备的运转。

如今的情况是,戴尔和 HPE 需要销售 AI 服务器,并且要想办法盈利,而 Nvidia 需要戴尔、HPE 和其他OEM将 GenAI 理念和硬件推广到大众市场。OEM们期待在这片市场中实现真正的盈利。但Nvidia也可能独占所有利润,迫使OEM通过服务和技术支持来获取收益,这与英特尔在过去十年中对服务器CPU的做法类似。而当前,这种情况似乎正发生在HPC和AI工作负载GPU系统上。我们猜想,当HPE和戴尔在销售训练系统上难以盈利时,他们可能会试图在推理系统上另寻出路。

在截至4月的季度中,我们估计 HPE 的核心系统业务(服务器、交换机、存储、系统软件、技术支持和融资)增长 9.2% 至 57.7 亿美元,环比增长 9.8%,这一增长主要归功于AI服务器的销售。但在我们的模型中,营收下降 9.6% 至 5.09 亿美元,仅占收入的 8.8% 左右。从 2018 财年第一季度至今,HPE 已向数据中心销售了价值1529 亿美元的系统产品,从中获得了166亿美元的营业利润,约占收入的10.9%。因此,HPE目前的运营实际上有些紧缩。

在同一时期,戴尔销售了价值 2277 亿美元的 IT 设备,带来了 265 亿美元的营业利润,占总收入的 11.6%。但在戴尔最近一个季度,其数据中心营收仅为 8%,甚至比 HPE 还要低。

HPE一如既往地对其未来前景持乐观态度。“我们预计下半年业绩将大幅增长,主要由AI系统、传统服务器、存储、网络和 HPE GreenLake 带动。对于服务器业务,我们预计AI系统的GPU供应改善,以及传统服务器需求的提升,将推动2024财年剩余时间内的收入逐季增长。”

展望未来,HPE 预计截至 7 月份的第三季度销售额将在 74 亿美元至 78 亿美元之间。从Aruba网络业务转向AI系统正在侵蚀利润率,因为无线网络业务曾一度贡献了HPE一半的营业利润,而智能边缘集团的放缓在最近几个季度尤其艰难。

联想

从历史上看,OEM企业虽在硬件销售上有所收益,但技术服务与软件才是其利润重头。以IBM为例,其拥有一个庞大且利润丰厚的大型机软件业务,以及一个相当大的 Unix 和专有服务器软件业务。

这是 HPE、戴尔和现在的联想都在效仿的模式,尽管 HPE 和戴尔在过去十年中已经出售了其大部分服务业务。两年前,IBM 也效仿了这一做法,将其 Kyndryl 外包业务分拆出去。联想仍在打造其软件和服务业务,这一布局在服务器市场低谷期以及等待大规模GenAI系统交易落地的漫长过程中,成为了一个救命稻草。(*联想的大部分服务器业务是在十年前从IBM剥离出来的,大部分PC业务是在二十年前从IBM剥离出来的。)

截至 3 月份的财年末,联想的销售额为 138.3 亿美元,同比增长 9.5%,净利润为 2.48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2.2 倍。截至本季度,联想的现金及等价物为 36.3 亿美元,较财年末下降 14.7%。

联想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集团(负责制造数据中心硬件)的销售额为 25.3 亿美元,同比增长 15.1%,更重要的是,与 2024 财年第三季度相比,环比增长了 2.42%。

该公司在财务业绩声明中表示:“整个行业的挑战,包括需求转向AI导致的短期供应中断,都对基础设施解决方案集团的业绩产生了影响,导致整个财年出现部门亏损。尽管如此,通过努力获取客户和扩展产品组合,该集团实现了逆转,在最后一个财政季度销售反弹至两位数的正增长,为未来盈利能力的提升奠定了基础。”

全年,ISG 销售额为 89.2 亿美元,较 2023 财年下降了 8.5%。2023 财年,通用服务器衰退的部分原因是 2022 年服务器的过度消耗,同时全球IT组织迅速转向AI支出,这给联想的系统利润带来了压力。在2023财年,联想勉强实现了9700万美元的运营收入,这仅占其收入的不到1%;而在2024财年,联想每个季度都在亏损,全年累计亏损达到2.47亿美元。

好消息是,联想的解决方案和服务集团(销售软件和各种技术和实施服务)在 2024 财年的销售额为 74.7 亿美元,增长 12.1%,营业利润为 15.5 亿美元,增长 11%。

直到 2023 年第三季度,联想一直将其数据中心设备的销售分为两部分:云服务提供商(我们在此称之为超大规模提供商或云构建者,具体取决于设备上运行的应用性质)以及企业和 SMB。我们根据联想图表中的数据进行了绘制,通过估算图表中的像素来估算这些数据的实际收入。在发现这些信息过于详尽后,联想停止提供了那些详细展示ISG业务构成的图表。现在,我们只能基于联想高层的评论来估算CSP与ESMB在ISG内部的营收比例。所以下图的数据不一定准确:

上图中红线右侧的部分包含了许多猜测性的分析,而红线左侧的数据或多或少与联想提供的官方数字相差几个点。

我们猜测,在2024 财年第四季度,联想向云服务提供商销售的服务器略低于 1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8.6%,环比增长 29.5%。我们认为联想本季度非 CSP 的业务下降了 5%,至 8.36 亿美元。

Kirk Skaugen曾负责英特尔数据中心集团,自 2016 年 11 月以来一直担任 ISG 总裁,他在与华尔街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对 ISG 业务做了一些介绍:“下半年,我们的 AI 服务器占比已经超过 29%。在第四季度,AI 服务器收入同比增长了 46%。自上个季度以来,我们的可见合格产品线增长了 55%,目前已超过 70 亿美元。此外,我们是 Nvidia 和 Microsoft Azure 在OVX(Omniverse体验)方面的独家供应商。我们的 L40 和 L40S Nvidia 业务仅从上半年到下半年就增长了 270%。”

问题是,联想能否通过向那些想要掌控自己 AI 未来的企业销售 GPU 加速系统来赚钱?这是有可能的,但前提是 Nvidia 和 AMD 需要让出部分利润空间,而不是全部占为己有,让OEM 只能通过软件和服务赚取利润。无论如何,害怕错失良机是常态,戴尔、HPE、联想以及所有的 OEM 都是如此。

原文链接:
https://www.nextplatform.com/2024/05/31/how-much-can-dell-profit-from-the-ai-wave/
https://www.nextplatform.com/2024/06/05/hpe-is-also-having-trouble-making-money-with-ai-servers/
https://www.nextplatform.com/2024/06/11/software-and-services-for-profits-ai-hardware-is-only-table-stakes/


  • 本站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SDNLAB立场。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SDNLAB,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转载须注明来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链接。 本站中所有编译类文章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编译工作遵照 CC 协议,如果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及时联系我们。
  • 本文链接https://www.sdnlab.com/26529.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SDNLAB君 发表于24-07-0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