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sco vs. Arista:守擂者与挑战者的软、硬件之战

编者按:思科前CEO约翰·钱伯斯曾这样评价思科:“我们之于网络革命,正如机械技术之于工业革命。我们在适当的时机从事着适当的行业。”找准方向,抓准时机是思科成为网络霸主的关键原因之一,同时也是其“宿敌”Arista的立身之本。

根据调研机构IDC报告显示,2022 年第二季度全球以太网交换机市场同比增长14.6%,收入达到85亿美元(588.17亿人民币)。思科、华为、Arista分别以42.3%、10.6%、10.1%的市场份额位列前三。

思科仍然稳坐第一宝座,华为与Arista你追我赶。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虽然Arista以太网交换机的市场份额只有10.1%,但增长率却达到了55.1%。此消彼长是亘古不变的市场定律,这边春风得意,那头就显得愁色难遮。作为交换机市场几十年屹立不倒的标杆,思科不免会被拿出来对比,何况两家之间还颇有“渊源”。

作为交换机领域的传统老大哥,在巅峰时期,全球的路由器、交换机等网络设备市场几乎都由思科控制,印证了一句话——无敌是多么的寂寞。但近年来,其全球市场份额逐渐下降,如今市场占有率虽仍是第一,但已没有当初恐怖的市场统治力。

一鲸落,万物生。与之对应的是华为和Arista等厂商的崛起。2012 年,这两个企业的份额均不到2%,近年来却凭借产品优势一步步占有市场。

爱恨情仇

Arista 成立于2004 年,由前思科高管 Andy Bechtolsheim、David Cheriton、Kenneth Duda 共同创立,此后不久,其他几名前思科员工也加入了公司,其中包括在思科工作了 15 年的Jayshree Ullal。2008 年 10 月,Ullal被任命为 Arista 的首席执行官。2014 年,Arista在纽交所上市。

2014 年 12 月,思科对 Arista 提起两起诉讼,指控其侵犯知识产权。2018年8月,Arista同意向思科支付 4亿美元作为和解的一部分,包括免除思科的所有侵权索赔、驳回 Arista 对思科的反垄断索赔。

之后,Arista对思科提出反诉讼,指控思科利用其市场支配地位排挤竞争对手及阻吓顾客使其远离其他服务。思科称:“Arista不是基于自己开发的新技术打造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从而与思科展开正当竞争,而是想走捷径,公开和广泛地抄袭思科设计和开发的创新性网络技术。”

Arista通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称:“虽然我们尊重思科,承认该公司是一个强大的竞争者并在市场上占主导地位,但我们感到失望的是,他们不得不求助于诉讼,而不是单纯地通过产品与我们竞争。”

Arista:后起之秀

Arista 主营业务为向大型数据中心计算环境提供基于软件驱动的网络解决方案,主要产品包括基于商用组件的全系列交换机产品、自研 EOS 交换机操作系统和跨云网络管理平台。

上月,Arista 发布了 Q3财务报告,收入11.77 亿美元,比 2022 年Q2增长 11.9%,比 2021 年Q3增长 57.2%。Ullal 表示:“Arista 在 2022 年Q3的收入继续领跑同行。显然,我们正在迈入发展的下一阶段。”

网络设备市场巨头林立,竞争非常激烈。但从2015 年至今,Arista与思科长期占据了Gartner 数据中心网络解决方案“领导者”魔力象限。Arista的崛起离不开时代趋势的变化。

Arista赶上了云计算“基建”的高速发展时代,顺应了市场的需求,云计算的盛行使其大大地分了一杯羹,Amazon/Oracle/MS/Rackspace等公司的云服务基础设施架构几乎都是Arista设备所搭建。

十多年来一直在以狂热速度构建 Azure 公有云的微软一直是 Arista的忠实客户,贡献了超过 10%的收入。近年来,社交网络巨头 Meta也成为了Arista的另一个大客户。微软在 2018 年达到了 Arista 收入的 27% ,Meta在 2019 年达到了收入的 16.6%。

Arista的差异化策略是其成功的关键。比起传统商业交换机产品,Arista有以下两个创新措施:

1、交换机产品采用商用芯片:Arista采用商用芯片打破了受制于传统方法和供应商锁定的状况。市场上专用芯片的演进周期非常漫长,受制于出货量,成本也非常高。

2、基于Linux的开放式软件操作系统EOS(Extensible Operating System)是Arista短期迅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EOS所有系统层次上都可以自由编程的开放性和网络自动化特性吸引了许多客户,这使得该公司与其他依赖多个操作系统的传统供应商区分开来。

此外,Arista 最近还在扩张版图,其于今年8月收购了 Pluribus Networks,后者设计了一种统一多个云网络的技术,该技术特别适合5G 网络和基于DPU的网络这两个用例。此次收购使 Arista 成为电信公司的重要合作伙伴,并为与 DPU 市场领导者英伟达和 5G 网络设备提供商爱立信合作打下了基础。

随着 Pluribus Networks 的加入,Arista Networks 可以利用其交换机和路由硬件以及其自主研发的 EOS 交换机操作系统、Big Switch 结构和遥测软件以及现在的边缘网络来追逐三类不同的客户:

简而言之,Arista 使每个客户都能够在其 IT 基础架构(从私有数据中心到公共云)中部署和管理无缝网络。这一价值主张帮助 Arista 赢得了Meta 和Microsoft等客户,并帮助该公司从思科手中夺取数据中心交换市场的份额。

思科:力保龙头地位

在交换机领域,思科是绝对的“龙头老大”,一直牢牢占据着交换机市场的第一份额。1994年,思科推出第一种面向客户端/服务器式工作组的智能Cisco Catalyst系列交换机。此后,Catalyst系列交换机、Nexus系列数据中心交换机进一步奠定了思科在交换机市场的地位。

与后起之秀Arista相比,思科拥有更广泛的产品组合,其产品范围包括从网络基础平台(网络交换机和路由器)到用于安全性和分析的软件即服务(SaaS)解决方案。思科的业务规模也更大,例如,思科的安全、物联网和网络软件可以与网络交换机和路由器捆绑在一起,从而使其成为满足网络需求的一站式商店。

但近年来思科也面临着诸多不利因素,最直观的是云计算出现带来的改变。云计算的兴起减少了对本地硬件的需求,越来越多的企业放弃自己搭建私有网络,转而使用云服务。这就意味着,市场不再是硬件的天下,这对思科形成了致命的打击。

思科原本的竞争力来源于绑售硬件和软件,硬件很多人都能做,但是要将软件与硬件配合又要兼顾质量,则非思科莫属。可随着软硬件解耦趋势的发展和软件标准的逐步规范和公开,交换机需求者可选择其他替代产品或软件,这样一方面可解决以往思科更新/设定缓慢的问题,另外也可进一步降低采购成本。换言之,思科的议价能力已不复存在。

此外,思科本身的商业模式都是围绕硬件产品而生,尽管思科拥有相关技术,但此前未曾重视朝软件转型,因此2010 年代以后在白牌路由器/白牌交换机的侵蚀下,思科逐步丧失市场占有率。

2015年5月,钱伯斯退位,查克·罗宾斯出任新CEO。为扭转思科颓势,在罗宾斯上任的一年中,思科进行了15次并购,主要集中在云、安全、物联网和数据分析等领域,还对自身业务进行剥离和重组,试图让思科快速跟上多云多域的网络环境。但从财务数据来看,软件服务还不能成为思科的主要收入来源,增速也不明显。思科正在从一家以硬件为立身之本的公司,转型为以软件为中心的公司。

当然,思科在数据中心网络设备方面做出了众多努力,三年前其推出了可编程Silicon One融合交换机与路由器ASIC。Silicon One是一种新的可编程芯片体系结构,思科声称它可以在网络中的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使用。

之后,思科于2020年10月推出首批六款含Silicon One的设备,将原本专注路由的思科Silicon One平台扩展成同时支持大规模网络交换的平台。Silicon One以及新的产品家族Cisco 8000推出,让我们看到了思科拥抱“云”时代的决心。

Silicon One G100网络交换设备是业界首款具7nm、25.6Tbps功能、可编程和完全共享的包缓冲设备。思科表示,该款产品巩固了思科作为市场上拥有最高带宽路由和交换芯片的供应商地位。

在今年的OCP全球峰会上,思科发布了两款新的800G交换机系列。新产品包括Nexus 9232E和8111交换机,两款产品都基于思科的Silicon One G100芯片,支持25.6T交换能力。两款产品的主要差别在于软件不同,Nexus面向电信,企业和其他集成方案的用户,而8000系列更适合超级数据中心的堆叠应用。据思科称,与其他产品相比,新交换机可以降低 77% 的功耗和 83% 的所需空间。

对于大多数竞争对手来说,思科仍然是一个强大而难以捉摸的目标。

龙虎相争

除了Arista外,华为、Juniper和H3C在交换机领域也是思科不可小觑的对手。

华为

华为是一家全球性的ICT提供商,服务于电信网络、智能设备、IT和云服务领域,提供从园区网络到云数据中心的各种网络交换机。其业务组合横跨IT和通信、IPTV、云计算、企业数据中心/云存储以及移动/固话网络。

园区交换机:华为CloudEngine S系列园区交换机非常适合在企业、制造业、政府等行业搭建高可靠性、服务智能和管理复杂度较低的数字园区网络。CloudEngine S系列交换机提供了极大的灵活性,即插即用,可以在几分钟内部署,并通过 VXLAN和 SDN 实时响应变化。

数据中心交换机:CloudEngine 数据中心交换机是以太网交换机,面向云数据中心,适用于各种场景和网络规模,特点是网络自动化、可扩展性、可编程性和实时可见性。

网络分析器:华为提供iMaster NCE-FabricInsight作为数据中心网络的智能分析平台。基于大数据分析技术,为用户提供无处不在的网络应用分析与可视化呈现,打通应用和网络的边界。iMaster NCE-FabricInsight 能够帮助用户在业务受到影响前进行故障排查,主动识别风险。

Juniper

Juniper Networks 由 Pradeep Sindhu 于 1996 年创立,近年来增长迅速,这主要归功于其产品和创新。作为思科的长期竞争对手,Juniper通过收购 Apstra和128 Technology 使其更上一层楼。Apstra 操作系统让 Juniper 在基于意图的网络竞赛中脱颖而出。

Juniper利用覆盖数据中心、园区和分支机构所在位置的云级高密度以太网交换,优化用户和应用体验,同时提高网络经济性。Juniper交换机可通过采用人工智能技术的自动化和洞察,提供灵活、可靠且可扩展的网络。

EX 系列交换机:EX 系列以太网交换机是专为企业分支机构、园区和数据中心网络而设计的云就绪、高性能接入和聚合/核心层交换机。

QFX 系列交换机:QFX 网络交换机提供高吞吐量和可扩展性、全面的路由堆栈、Junos OS 开放式可编程能力,以及EVPN-VXLAN 和 IP 交换矩阵功能。适用于数据中心脊叶式交换机、园区分布和核心或数据中心网关和互联解决方案。

H3C

H3C经历多年的耕耘和发展,产品覆盖园区交换机、数据中心交换机以及工业交换机产品。H3C S12500G-AF是H3C面向数据中心核心场景推出的新一代AI智能交换机,提供业界最高的交换性能。它提供以下功能:

  • CLOS+多级多平面架构
  • 高性能GPU,100T+浮点计算能力
  • 业界首个网络专用人工智能算法
  • S12500G-AF系列交换机包括S12504G-AF、12508G-AF和S12516G-AF,可适应不同网络规模的端口密度和性能需求,为数据中心网络建设提供强大的设备保障,支持INT和Seer Network

最后,借用《浪潮之巅》中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的结尾。“近一百多年来,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即使不做任何事,也可以随着波浪顺顺当当地向前漂个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它们代表着科技的浪潮,都极度辉煌过,直到下一波浪潮的来临。”

参考文章:
Silicon One:是思科在不惑之年按下的刷新键吗?
https://www.nextplatform.com/2021/02/22/arista-networks-brings-the-battle-for-routing-to-cisco/
https://www.nextplatform.com/2022/08/04/e-pluribus-network-arista-networks-that-is/


  • 本站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SDNLAB立场。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SDNLAB,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转载须注明来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链接。 本站中所有编译类文章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编译工作遵照 CC 协议,如果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及时联系我们。
  • 本文链接https://www.sdnlab.com/26078.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SDNLAB君 发表于22-11-2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