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IPv6发展论坛:多链路产业协同融贯通、全场景应用创新促发展

2020年是“推进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第二阶段的收官之年,是规模部署承上启下、攻坚克难的关键之年。8月28日,2020中国IPv6发展论坛&第三期“IPv6+”产业沙龙在北京盛大召开。

发展基于IPv6下一代的互联网,不仅是互联网演进升级的必然趋势,也是落实网络强国战略的重要举措。对于提升我国互联网承载能力和服务水平、助力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2017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明确提出了未来五到十年我国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发展的总体目标、路线图、时间表和重要任务,是全面吹响了我国大力推进IPv6升级改造攻坚战的冲锋号。

开放协作,三载部署初见成效

在“IPv6+产业沙龙”论坛中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互联网中心副主任马科对目前国内应用基础设施的IPv6发展情况进行了介绍,并围绕数据中心、内容分发网络、云服务平台展开了详细的分析。截至2020年7月,三大基础电信企业的超大型、大型及中小型IDC已经全部完成了IPv6改造,三大基础电信企业的递归DNS全部完成双栈改造并支持IPv6域名记录解析。云服务企业、CDN企业也加快了IPv6的改造进度。在数据中心场景基础电信企业计划改造IDC节点数907个,其中中国电信IDC节点450个,中国移动IDC节点192个,中国联通IDC节点265个,现已经完成全部907个IDC IPv6改造。

7月,在对阿里云、腾讯云、网宿科技、金山云、百度云、华为云、京东云、帝联科技、UCloud、白山云、七牛云、中国移动等12个典型CDN企业的IPv6支持率测试中,12家企业的IPv4节点数为5054个,可提供IPv6服务的节点有3707个。从结果上来看IPv6在服务改造进度方面成绩优异,然而在推进中依然存在下面这些问题和困扰。

“面对这些困扰可以有很多解法。首先要加强宣传,让IPv6技术知识被更多公众所知,其次要规范改造,推动整个IPv6在应用需求、技术实现规范有序进行,最重要的是要把资源做好,高速公路建好就会有更多用户快速向IPv6迁移。在这背后需要更多的监测评测,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消灭问题。”马科补充到。

目前在IPv6发展情况中所涉及到的监测方法包括通过在数据中心、CDN节点、云服务平台、网络节点等位置部署的监测点进行的平台监测、企业上报、实验室搭建IPv6仿真测试环境评测和国际IPv6地址分配管理机构的权威统计数据。关于IPv6的监测指标则共分为8项,包括IPv6活跃用户数、已分配IPv6地址用户数、IPv6流量、IPv6基础资源、云端就绪度、网络就绪度、终端就绪度、应用可用度。

腾讯高级专家刘峰也围绕腾讯的IPv6应用改造进程进行了介绍。云产品方面做了70多款IPv6改造。11款APP改造中,现在全部支持IPv6,刘峰特别强调到:“因为腾讯用户基础非常大,所以是逐步放量的过程,在今年中期督查中我们是综合成绩最优,进展最快,我们优秀率,腾讯是18%,平均通报是9%,我们腾讯达标率73%,平均是54%左右。”

阿里云高级网络架构师宋林健博士也分享了阿里云的IPv6演进之路。阿里云把使用最广、应用程度最高的云产品进行升级,现在有70多款云产品已经支持IPv6,覆盖了99%客户应用场景。应用方面阿里在应用提升包括用户数,月活用户数包括地址库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宋博士还特别提到:“对于下一阶段的IPv6发展,提升IPv6用户流量的同时要持续优化IPv6的性能,争取用户使用IPv6的体验优于IPv4的体验。”

IPv6+,向用户和智能化迈进

业界在IPv6基础之上创造性地提出了“IPv6+”,“IPv6+”以SRv6、网络切片、随流检测、新型组播和应用感知网络等技术为代表,结合智能化的“网络自动驾驶”创新技术,可以满足万物互联、千行百业上云带来的多云一网、智能联接、智能运营、智能运维等需求,实现真正的网随云动、万物智联。

IETF互联网架构委员会(IAB)委员、华为首席协议专家李振斌则围绕IPv6研究和标准的规划和现状进行了详细介绍,他提到:“过去20年IPv6部署比预期缓慢的多,大家也在重新思考这个事情,实际我们面临5G和云的发展,给了IPv6的创新一次很好的机会,所以这里也讲了IPv6+的三个使命。第一是利用IP可达性,可以更快的连接各种网络。第二是利用IPv6的扩展头,可以支持更多的新业务对转发面封装的要求。第三则是通过IPv6的媒介实现网络和应用的融合,更好的提升网络的价值。”随后,李振斌围绕IPv6+的三个阶段展开了阐述。

信通院标准所互联网中心副主任赵锋则围绕IPv6+技术创新工作组的具体工作进行了详细介绍,赵锋主任介绍到:“从去年9月份的专家委会议上,当时邬贺铨院士提出来专门针对IPv6的创新做相关的专题的研究,一方面是深入的研究基于IPv6往后如何演进如何创新,另外也要扩大我们IPv6的产业的参与度,11月份我们就筹备成立了IPv6+技术创新工作组。”工作组初步设立了三个重点的研究方向。第一是制定IPv6的演进路线和实施指南。第二在整体推进IPv6+的创新的标准。第三就是针对IPv6+不同的应用场景,来研究如何落地、如何和现网结合进行推广的试点工作。

“因为中国IPv6规模部署经过三年来有了很大的成效,也正是因为这个,基于SRv6、IPv6+的功能协议能更好更快的在国家运营商网络里得到应用和部署,这是国外很多运营商做不到的。”赵锋补充道。

截止目前,在华为提供的数据中,全球已有50+局点部署了“IPv6+”网络。

基础创新硕果累累

在讲到IPv6+技术创新时,李振斌对IPv6+表针整体布局与进展根据不同阶段的使命进行了逐项分析。他提到:“1.0阶段是SRv6基础能力包括VPN、流量工程和FRR,这部分工作经过3年的工作,标准整体成熟度还是比较高了,所以现在从标准创新来讲是2.0阶段。这个阶段面向5G和云的新的网络服务方面更加活跃,这里面有网络切片还有随路检测、BIERv6组播和SRv6压缩,这四个方面在IETF讨论更加活跃一些,这也是我们现在工作的重点。3.0阶段,APN6感知应用的新网络架构体系,转发面、控制面逐渐展开布局并构建生态,工作正在启动过程中。”

1.0阶段,SRv6在今年3月份SRv6第一篇RFC8754已经发布了,这也是经过了6年的发展,凝聚了产业共识,在此之外包括SRv6的框架还有SRv6的IGP、BGP、PCEP、VPN一系列的协议扩展已经被工作组接纳,而且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里面,SRv6的两个YANG模型包括基础YANG模型还有SRv6-TE相关的模型已经被工作组接纳,基础特性在标准成熟度上已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而且从目前全球的SRv6应用可以看到整个趋势已经变的非常明显,并且在提速。

2.0阶段可以看到几个重要工作,包括切片、随路检测、BIERv6,从标准进展来看一般是先定义需求、Use Case和框架,从这三个方面,框架和需求方面已被工作组接纳,现在工作重点包括数据面的封装、控制面的IGP、BGP等协议扩展正在进行中。

3.0阶段的APN6,现在问题描述、框架和一些封装的草案已经提交。由于涉及到网络体系结构的改变,所以整个工作还是需要一个相对更长的时间。李振斌继续对IPv6+的标准进展进行补充。

华为数据通信IPv6+解决方案首席架构师肖亚群则进一步肯定了SRv6在IPv6+落地部署进程中的推动力。她提到:“SRv6作为IPv6+技术体系的一个先锋,所有IPv6+的体系的潜力实际是从SRv6开始释放的,第一个是SRv6实现了协议的简化,我们原来的网络中实际上是运行了非常庞杂的协议,不管是Underlay层面还是Overlay层面都是有很多协议的,通过SRv6技术我们把所有的协议都收编成了IGP和BGP两种,同时在转发侧我们统一基于IPv6的转发,这是降低网络建模与运维复杂度的必要条件,也是实现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基石。SRv6的另一个重要价值是可以提供跨域、跨网络的IP互通。”

“SRv6具备统一管控的能力,是SDN时代唯一正确的打开方式。VXLAN Overlay技术,是数据中心网络SDN成功实践的基础之一,SRv6在具有同等的Overlay统一网络模型的同时,其基于源路由的Underlay网络编程能力,也为IP网络提供了更多精细化调度带宽/时延/Qos等资源的能力。通过SRv6、APN,IFIT, 业务链,切片等IPv6+技术体系,网络可以与应用深度的结合,为高价值应用提供可管,可控,可视,可承诺的智能连接。”肖亚群补充道。

运营商:筑基石,攀高峰

运营商作为IPv6最重要的实施者为IPv6落地筑起了坚实的基础。在夯实基石之外,运营商也在为IPv6落地挖掘更新的使用场景,进行更前沿的技术探索,攀登IPv6应用的高峰。

中国联通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唐雄燕则围绕IPv6落地后运营商可以实现的商业价值进行了进一步探索,分享了中国联通基于IPv6+技术的算力网络研究。“实现云网融合,下一步的算网融合,需要什么基础设施、网络设施?这个网络设施一定是可编程的一个网络,也就是要实现我们网络对应用的感知,网络根据应用来进行调整和服务。正好SRv6为这样网络设施的构建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唐雄燕表示。随后唐雄燕对SRv6如何应用到算力网络进行了详细解读,并提出了计算优先网络(CFN)的概念,描绘了中国联通对IPv6+使能的算力网络的美好愿景。

中国移动计划建设部项目经理张庚则结合中国移动在IPv6+的创新实践展开的分享,他提到:“我们一方面开展IPv6规模部署,同时我们在做IPv6+的工作,整个IPv6+工作路径和创新理念为IPv6改造注入了新的活力,我们不仅仅是为了解决地址不足问题,我们站在更高的台阶上发展更强的网络能力,为以后网络发展奠定更良好的网络基础。”接着分享了中国移动在各地的SRv6试点,并针对IPv6协议头部过长带来的封装效率低、网络开销大的问题提出了中国移动的方案—G-SRv6。并进一步针对SRH实际使用场景提出了G-SRH方案以期解决地址灵活规划问题。

中国电信研究院高级专家伍佑明则介绍了电信在IPv6+的技术使用,并分享了中国电信在IPv6+技术上的四大创新。包括切片技术、随流检测技术、SRH压缩、SRv6头压缩方面的创新工作。

千行百业共谋发展

除了运营商网络,千行百业的数字化转型已进入深水区。来自中国建设银行网络处高级专家鱼亚锋表示:“中国建设银行基于趋势、政策、业务的综合考虑,选择将骨干网从MPLS一步到位升级到SRv6,打造更加智能、灵活的智能骨干网,打破数据孤岛,使数据更加智能、灵活的在企业内流动,提升企业的组织效率和业务体验,使能智慧金融科技。”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高级技术专家纪德伟讲到:“中石油今年已经启动了跨域的端到端的IPv6生产网络建设,整体网络覆盖中国石油五家中大型规模的油田,有11万个关键生产节点,要覆盖的终端数量预计到30到40万个,这都是IPv6终端的。总之最后我们会建成全国一张大网,地方5个油田,形成支持跨域、海量接入端到端可达的奢侈化的IP终端网络。”

纪德伟强调道:“在工业互联的时代, IPv6技术是必经的一个途径,在解决地址问题之后怎么提升网络的更高的服务,更高的一些价值,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实际上以IPv6+技术体系能带来的一些价值。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以IPv6、SRv6技术给我们带来海量地址任意的连接,以网络分片技术给我们带来关键业务可靠的保障,在业务管制层面实现随流管制,事前优化。实际我们认为IPv6是构建工业万物互联基础,IPv6+实现智能网络最佳体验。”

如果说今年是“推进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第二阶段的收官之年,是规模部署承上启下、攻坚克难的关键之年。那么今年也是IPv6未来引吭高歌的前奏,期待产业界有更密切的协作,更希望IPv6能够真正高效赋能千行百业。


  • 本站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SDNLAB立场。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SDNLAB,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转载须注明来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链接。 本站中所有编译类文章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编译工作遵照 CC 协议,如果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及时联系我们。
  • 本文链接https://www.sdnlab.com/24384.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环球塔莎 发表于20-09-0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