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任旭东:通过产业合作加速自动驾驶网络

【美国,圣何塞】美国当地时间4月4日上午,2019年北美开放网络峰会(ONS NA 2019,Open Networking Summit North America 2019)上,华为首席开源联络官,华为ICT基础设施开源总经理,Linux网络基金会LFN和LF Edge董事会成员任旭东发表了题为“通过产业合作加速自动驾驶网络”(Accelerating Autonomous Driving Network via Industry Collaboration)的主题演讲。

任旭东在ONS上发表Accelerating Autonomous Driving Network via Industry Collaboration的Keynote演讲

他首先回顾了汽车产业自动驾驶的历史和实践经验,随后分析了网络自动驾驶的必要性和当前的挑战。他指出“为了加速自动驾驶网络实现,整个产业需要做出两个重大模式转变:一是从产品为中心到以平台为中心的网络架构转变,二是从单一产业模式进入跨行业开放式创新与协作的生态范式转变。”最后他呼吁整个通信产业团结起来,凝聚整个产业力量共同加速自动驾驶网络的到来,实现产业共赢。

以下是此次大会演讲主要内容:
谈及自动驾驶,让我们先来看一下汽车业的历史。从1885年奔驰第一辆有完整框架的车下线,到1958年萨博GT750第一辆有安全带的车,再到1978年凯迪拉克第一个带有电子控制器的车,一直到1999年梅赛德斯奔驰S-ClassW220引入AC(自动巡航)。可以看到在头一百年,汽车行业在连续曲线上改进,主要聚焦自身的挑战,如:引擎性能,燃油效率,驾驶员安全等等。

但在过去20年里,一些新玩家开始关注新的挑战,如:实现全球导航,高精度地图,环境的动态识别,图像识别等,以2018年WaymoOne的商用为标志的自动驾驶已经到来。为应对新的挑战,我们看到汽车行业在架构和生态上有一个明显的范式的转变。

再来看看几乎同样长历史的网络产业,面向下一个十年,我们有理由问自己,为什么不自动驾驶网络呢?我们有新的挑战需要面对吗?我们是继续在连续曲线上改进,还是也应该有自己的范式转变?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需要自动驾驶网络呢?

可以看到,一方面网络复杂性持续增加,网络规模持续扩大,到2025年预计需要连接750亿的设备,同时随着SDN/NFV等网络技术大规模部署,预期整个市场规模将达到1000亿。另一方面,网络运维的成本压力巨大,目前的运维模式效率非常低,以每人维护的设备数目来看,运营商的运维效率比OTT低一百倍;甚至在过去10年OPEX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越了网络的收入增长。

但同时全球数字化未来也带给网络巨大的机会,数字化带来ICT的市场空间预计是5Trillions, 制造业数字化的空间是6.4 Trillions。未来10年,预计IT应用基于云的比例会从目前的25%提升到95%。这些万亿的市场机会背后是网络需要面对更多新的挑战:开放性、意图识别、自愈,大数据和自动化等,这些挑战都需要网络在架构和生态上进行重大的模式转变。

首先我们来看架构上的转变。典型的自动驾驶方案抽象为一个三层闭环架构:最下面是车,需要增加大量的传感器;之上是自动化层,包含自动化控制平台和大数据分析平台,分析的结果可以直接驱动控制平台来实现自动化;最上面是云AI平台,负责全局的数据存储,AI模型训练和推理等。可以看到,架构的转变主要是从产品为中心到以平台为中心。类似的,自动驾驶网络也应该参考这个三层闭环架构,在网元之上构建自动化平台和AI平台。

对于平台来说,网络产业需要的是公共平台,而开源是构建公共平台最有效的手段。参考自动驾驶网络架构,开源社区需要构建与之匹配的公共框架和愿景,驱动产业共同打造统一平台。即基于Acumos打造网络AI平台,基于ONAP来打造网络自动化平台,基于PNDA和ONAP来打造分析平台,基于Akraino、FD.io和OPNFV来打造和优化网络基础设施。

自动驾驶网络从字面上理解是未来网络作为信息数字化工厂的产品线应该成为无人工厂或“黑灯工厂”,网络这个“生产线”上不应该再有“工人”,所以“厂房”也不再需要安装照明。借鉴自动驾驶分层概念,这里我们给出自动驾驶网络更具体的定义,自底向上,从部署、业务发放,到网络优化和规划设计,一步一步人工和手动活动会逐步被机器人替代,从而实现从L2部分自动驾驶到L3有条件自动驾驶,再到L4高度自动驾驶和最后L5的全面自动驾驶体验。

与自动驾驶汽车大部分已经处于L4层相比,自动驾驶网络今天仍然大部分处于L2层面,为什么网络会落后,这里就涉及到另一个范式转换:生态的范式转变。为什么汽车自动驾驶发展这么快,丰富的自动驾驶生态给出了原因。在这里不仅有传统汽车制造商,交通运营商作为供应链和生态的两端,最主要在两者中间有很多自动驾驶平台的技术供应商,很多互联网公司提供了平台所需技术。所以说汽车行业已经从单一产业进入跨行业开放式创新与协作的新模式。

再来看电信产业生态,除去网络设备商和运营商作为产业两端,中间的自动化平台技术提供者是缺失的,而这些平台和技术不是靠某一个单个公司所能提供。那么如何拥抱新技术、开放创新,让新玩家聚焦解决自动化平台和技术,构建丰富的产业生态,这些是我们要向汽车产业学习的。

开源社区通常会被认为是构建生态,特别是软件生态的有效平台,为了更好拥抱新技术和垂直行业,构建丰富生态,开源社区也需范式转换。首先,社区自身要从单一的共享代码模式转换到全面的生态共享模式,如社区可以把共同的应用市场和产品认证生态做起来;其次,除去传统的运营商和厂商外,要积极引入OTT共享AI技术和软件能力,更好地实现云网协同,也要积极引入典型的垂直行业伙伴,让垂直行业的领域知识、应用场景在社区得到更好的传播和分享。

基于以上分析,为加速自动驾驶网络的到来,我呼吁整个通信产业行动起来,面向未来无限前景和空间的智能时代,整个网络产业要实现自动驾驶网络的体验,这样才能让过去百年历史和几十年积累的基础设施的价值得到更好的释放。

首先,而解决这些挑战,需要行业达成共识,超越仅仅关注内部效率的封闭思维,从外向内来解决开放和智能的新挑战,只有找到行业的共同价值最大公约数,才能重建产业互信,彼此不再是简单的竞争对手,更多是携起手来构建健康的产业环境和扩大产业可参与空间。认识到我们需要解决更重要,更大的问题是行业转型的原动力和起点,这至关重要,这才是驱动转型必须自顶向下的根本。

其次,面对新的挑战,需要新的架构创新,需要范式转换。充分认识到平台和生态比产品重要。毫无争议,产品自身仍然需要不断迭代。但更需要产业共同打造公共产品,而电信行业公共产品的缺失是行业不能凝聚力量,凝聚生态,创造新的价值流的最大瓶颈。面对超级互联网厂商的竞争,电信行业虽然动辄也是数以亿计或数十亿计的用户数,但却无法形成统一的用户体验和业务发布。

再次,为实现范式转换,光有共识作为动力还不够,知道要打造平台也还不够,如何构造平台和生态,核心也是对自身要有清晰的认识,对未来和生态,对新技术也更要谦卑和开放。这就需要有新的协作方式,基于共同愿景的跨行业协作显得尤为重要。

这么多年的通信产业转型之路告诉我们,关于开放或者专有的讨论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能为最终用户带来什么样的终极体验,开放也不只是一个态度和口号,开放更是一种能力。你喜欢或不喜欢开放并不重要,你宣称开放与否也不是关键,核心是能否善于驾驭和使能开放这样一种产业手段和平台来增强自身解决方案的竞争力。通信产业整个行业应该,也有必要团结起来,凝聚整个产业的力量来共同打造自动驾驶网络,实现产业共赢。


  • 本站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SDNLAB立场。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SDNLAB,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转载须注明来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链接。 本站中所有编译类文章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编译工作遵照 CC 协议,如果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及时联系我们。
  • 本文链接https://www.sdnlab.com/23105.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SDNLAB君 发表于19-04-0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