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牌革命,抱团杀出一条血路

作者简介:成伟,土生土长盛科人,担任系统工程师经理,近10年创新软件架构经验,目前专注于网络前沿交换芯片技术需求

近几年网络届最火的事情莫过于开放网络,Google作为技术领头羊率先推出了白牌交换机的概念,美国的白牌技术进入了高速发展。国内的白牌也讨论的如火如荼,但离转化成生产力还有一定的距离,本文希望通过针对中美开放网络的差异,来理解和思考如何在中国能够真正搭建白牌生态,促进白牌在国内的发展。

美国MSDC :有钱任性,天时地利人和

美国有一个超牛逼公司叫做Google,这个公司最大的特点就是有钱,所以在全世界都有自建的数据中心。Google 的网络分为数据中心内部网络(IDC Network)及骨干网(Backbone Network,也可以称为WAN网)。Google使用在WAN网通过了大量的Juniper/Cisco的路由器进行互联。

随着Google业务高速增长,花了很多钱购买带宽来满足峰值需求,但是带宽的利用率不足,原因是商用路由器通常使用静态Hash这种原始的方法来对流量进行负载分担。于是Google就找到Juniper/Cisco,希望厂商能够提供API让Google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对流量进行细致规划。Juniper/Cisco觉的这是定制化非通用的需求,而且在当前庞大的路由器操作系统上实现这些极其灵活的功能需要付出不少代价,不愿意做。

Google想了一下,改造WAN网需要什么?无非是交换机硬件和交换机软件。硬件简单,台湾有很多ODM厂商可以生产。流量规划的上层软件对Google来说很简单,唯一缺的技术就是在开放的交换机上下发流量规划。有钱任性,Google招聘了大量资深工程师,启动B4项目。而这些工程师大多是Cisco/Juniper的核心骨干,牛人就是牛气“老子做交换机, 需求明确,一定比思科做的还好”。

B4项目的核心是自研交换机操作系统,控制器,硬件通过成熟的ODM批量生产。将该设备放在商用路由器之前,通过OpenFlow协议对流量进行细致规划,来提升WAN出口的带宽利用率,B4的项目非常成功,据说链路带宽利用率提高了3倍以上,接近100%,而且由于是对每条流精细控制,还能够清楚地了解网络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监控和报警。按照Google的话说,超出了其最初的期望。

Google尝到了自研的甜头,又有超强的交换机研发团队,自然想到了如何去改造数据中心内部网络(IDC),IDC和WAN的差异在哪?WAN只需要通过OpenFlow对流量进行规划,IDC当时主要的需求是支持二层,三层网络业务模型,这看起来和商用路由器的特性集已经非常接近,但不同的是 Google自研面对客户是单一的,只有自己,需求非常明确。但商用交换机厂商需要覆盖所有用户的需求,需要大而全。

Google启动Jupiter项目,Jupiter的核心其实是如何用白盒交换机组合支撑大二层数据中心网络的架构。从交换机来讲,依旧使用OpenFlow作为管理面和控制器对接,将IDC和WAN在上层抽象成一张网络,流量去向一目了然。IDC内部交换机在特性集成上做减法,来保证开发周期和质量。交换芯片转发依旧使用FDB和路由表,最大程度挖掘交换芯片的能力。Jupiter项目非常成功,成为了Google第五代的数据中心架构。

Google的成功催生了美国的白盒交换机市场,准确的讲, 其实是裸交换机市场(Bare-Metal Switch)。

Google有钱且任性,投入大量研发力量,招聘思科的资深工程师投入自研,Juniper/Cisco不想放下身段可谓天时,坐拥全球最大的数据中心可谓是地利,Google招聘的思科资深工程师的骄傲和超强的研发能力可谓是人和。有钱任性还占据天时地利人和,Google开启了全球起来开放网络蓬勃发展的大势。

美国企业网 : 挂羊头卖狗肉

从Google的成功,一批有远见的人看到了商机。那咱们是否可以做一个开放的交换机软件,做一个类似微软的交换机软件公司? JR Rives基于这个考虑,出走 Google,创建了Cumulus。

Cumulus的目标是开源的,基于linux的交换机操作系统,希望能够成为Google的MSDC。亚马逊的云服务在全球处于绝对垄断地位,所以亚马逊也有白牌交换机的需求,一拍即合。很快亚马逊就掌握了白牌交换机的技术,Cumulus也在业界有了足够的声望。

Cumulus开始将重点转移到企业网市场,目标是华尔街的金融机构,这帮人有一个特点是技术能力很强,特别喜欢新技术,他们展开双臂拥抱这个改变几代企业网的IT人员运维习惯的技术,从不同交换机厂商的命令行中切换到标准的服务器Linux运维方式。

但是华尔街的人有另一个习惯,就是比较懒,喜欢新奇,但更愿意有人将新奇背后的脏活累活全干掉。Cumulus完成了极具创新的交换机操作系统,但是没有办法独自支撑整个白牌产业链,包括渠道,包括运维服务。Cumulus的生存之道是挂开源操作系统的羊头,卖自己的交换机的狗肉。

HP收购了3Com后,占据全球企业网市场的10%,仅次于思科。白牌市场越来越火,HP马上抓住这个市场机会,加入白牌的阵营。在CTO office下成立了OPS(Open Platform Switch)项目,完成开放的交换机操作系统。但是HP的目的非常明确,带来足够的市场影响力,促进企业网的交换机销售,来和思科竞争,白牌是手段不是目的,同样是挂羊头卖狗肉。

美国运营商 : 邯郸学步

运营商对成本控制的要求比企业网更高,运营商欣然拥抱变革,开始投入开放网络,成立了CORD,SD-WAN等项目,来重构运营商网络。美国运营商的特点和Google有点类似,同样具备非常强的研发能力,但网络业务的需求上差异较大。

SD-WAN本质上和Google的DCI相同,长距离传输,希望根据链路质量,链路时延来灵活迪调度流量,运营商通过外挂白牌交换机的方式已经开始了逐步的应用。但运营商网络内部以及终端用户的网络远比数据中心的产业链复杂,光接入设备,PON设备,专线业务等都需要整合,并不像数据中心网络那么容易做减法,产业链如何更好的整合是一个难题,未来还不明朗,但美国运营商至少开始了邯郸学步。

这几年美国白牌市场高速发展,Google有钱任性,又占据天时地利人和,Bare-Metal非常的成功,企业由于除了白牌的技术,还需要渠道,服务等配套产业链。当前这个阶段大家都处于挂羊头卖狗肉的场面。运营商在技术层面就非常复杂,更难做减法,当前处于邯郸学步状态,慢慢前行。但总的来看美国的白牌市场还是蓬勃发展的,已经成为了几十年来交换机市场最大的一次变革,Bare-Metal switch成为了举足轻重,不可或缺的一名成员。

中国的MSDC :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开放网络在中国的发展不尽相同,中国数据中心的大玩家是BAT,对应美国的Google。同样占据了天时,网络的高速发展需要变化,需要更为灵活,有效的调度。

中国多土壤和美国不一样,有大量的人力资源,华为华三的高速发展也需要更多的市场支撑,也需要先进的技术作支撑。他们愿意为BAT去做改变,愿意提供更开放的接口,将BAT作成他们的标杆。所以中国的MSDC白牌市场没有了“地利”。华为华三超强的执行力和服务让BAT没有动力去做白牌。

BAT有了华为华三的研发后盾后,在人才的引进上策略也不相同,更多的是选择思科的网络架构师和售前,他们对技术异常敏感,具有非常强的判断力和前瞻性,他们为BAT在产品选择上把关,并搭建先进的网络架构。这也让中国的MSDC白牌市场失去了“人和”,人才专注的角度不同,专注产品而非研发。

在一些列背景下,BAT可谓是有钱但不任性,没有投入大量资金组成华丽的研发团队,来投入白牌交换机的研发。在国内当前的形势下这是最有效的选择,导致国内的Bare-metal市场发展缓慢。

中国企业网 : 覆巢之下无完卵

国内的企业网如果想白牌化,同样需要解决交换机操作系统软件,渠道,支持三个问题。

交换机操作系统软件在国内的环境下一个大难题,国内的通用软件氛围本就不好,盗版横行,大家没有为软件买单的习惯,只有买到实实在在的交换机才觉的钱花的不冤枉,央视都经常宣传Iphone成本只有几百块钱,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公司有勇气去专注在交换机系统软件上。

渠道和支持在中国更难存在,华为华三中兴在国内企业网上都是血淋淋的厮杀,甚至出现过0元中标的情况,在这样的环境下做渠道想生存下来非常艰,Dell和HP在美国提供一些支持和渠道服务,但是在国内战略也很明确,专注在服务器上,偏安一隅,不掺和交换机的事情。

软件,渠道,支持三个元素都缺失,这导致国内连挂羊头卖狗肉的玩家都很少,企业网的白牌并不乐观。

运营商 : 饮鸩止渴

国内的运营商市场意识到了SDN技术的美好,但是运营商当前对超大型供应商依赖过重,很多时候已经不是对设备商提需求,而是设备商提供什么用什么,同样没有超强的研发实力。某司给运营商提供API等白牌解决方案,但是从交换机到控制器到APP的整套解决方案,有技术,但不是开放的技术,反而让行业发展更加的封闭。

国内运营商有了多年的网络技术积累,也明白当前对超大型供应商以来会带来的问题。但在当前的时间节点上想去扭转现状非常困难,所以明知道是慢性毒药,暂时只能饮鸩止渴。

可见中国和美国的白牌市场并不相同,国内数据中心占了天时,却没有地利人和,有钱但不够任性。企业网同时缺失软件,渠道和支持三个要素。运营商市场对超大型供应商重度依赖。总体来看在三个领域对比美国的白牌市场还处于落后状态。

抱团取暖,农村包围城市

中国革命胜利的关键是毛主席提出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这次白牌交换机的革命也一样,MSDC,企业网,运营商本质上都受制于超大型设备商供应商,白牌发展缓慢。革命的道路还是需要从创新厂商联盟开始,共同打造白牌生态链,慢慢渗透,逐步落地,去抗衡并影响超大型设备商供应商,最终实现开放白牌的未来。

农村包围城市的白牌生态链包括开创新的解决方案,开放的芯片提供商,开放的交换机操作系统,开放的交换机硬件。

私有云和SD-WAN是两个典型的创新解决方案。国内企业普遍对公有云缺乏信任,私有云让数据更为安全,普遍使用开放的Openstack云方案,已经初具规模。SD-WAN用于完成私有云的数据中心互联,使用标准的OpenFlow接口管理交换机,也已经成熟应用。这些创新方案提供商的问题在于由于当前体量不够大,无法得到主流设备商各方面的支撑,买到的交换机价格很贵,导致方案竞争力不强。设备商业也不会为他们定制开发需求共同完成解决方案。所以他们对白牌交换机有着明确且刚性的需求,合理的价格,定制化开发需求。

合理的价格和定制化的需求要求产业链根源上的芯片厂商足够开放,愿意提供合理的售价,愿意开放更多的芯片接口,愿意投入研发资源设计更灵活的架构。芯片厂商的开放才能保证白牌产业链有坚实的根基。

开放且成熟稳定的交换机硬件是白牌产业链的重要环节,国内已经有一些成熟的ODM厂商,他们的硬件方案已经在多个领域成熟应用,开放的交换机硬件设计已经通过了OCP社区的审核,并活跃于ODCC社区。

有了创新解决方案解决需求问题,有了开放的芯片厂商,交换机硬件厂商,产业链唯一缺失的环节就是开放的交换机操作系统软件。HP的CTO Office去年发起了开源交换机软件OpenPlatformsSwitch,轰动一时,先进的数据驱动理念,使用标准开放的Linux平台,Quagga协议栈,一度让大家看到了希望。但前不久HP退出了该项目,移交给来SnapRoute,OPS还能支撑多久又成为了一个问号。

有了解决方案,开放的交换机芯片,开放的交换机硬件,开放的交换机软件,白牌产业链形成闭环。国内白牌的未来需要创新厂商们形成联盟,同舟共济抱团取暖,使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完成这次中国交换机白牌化的革命!


  • 本站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SDNLAB立场。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SDNLAB,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转载须注明来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链接。
  • 本文链接http://www.sdnlab.com/19291.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0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chengw 发表于17-05-26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