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SDN控制器

“醒醒!”,朦胧中有一个人叫醒了我。“跟我走”,那个身穿linux制服的胖得像企鹅一样的大叔拉着我就走。“你谁啊?去哪里?”我惊恐的问。“我是操作系统,我负责给你安排工作。你是一个SDN控制器,是Ryu族人,就给你分配代号9527吧,凭着这代号你可以得到很多资源,从而帮助你完成工作。”那大叔显得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看到没有,前面办公楼里的6633房间就是你的办公室,你的工作就是处理信件和包裹,会有门房大爷给你收发信件,你记得找他取信就可以了,过期他会丢掉的。”操作系统大叔边走边说,一转眼已经到了门口。门房果然有一个大爷,那包裹已经堆积如山了,胸口上沾了好多灰尘的工作证都来不及擦拭,不过隐隐约约还是可以看出上面写着“网卡”两个字。

“哦,谢谢大哥。” 我突然反应过来,加快脚步跟上操作系统的步伐。但我依然不知道我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周围都好陌生。对未知未来的迷茫与彷徨,让我忍不住问操作系统大哥,“操作系统大哥,我来这里干什么啊?” “你这么叫不累?叫我linux就好了。你是新来的员工,做什么你可以看看你胸前的说明书”。

我低头一看,我的天啊,我贴着这么大的说明书走过来三条街,还和5个美女打了招呼,我以为他们觉得我帅才对我笑,太丢人了!我拿下说明书才发现上面赫然写着“README”, 我的天啊,怪不得那个小孩满脸堆笑地跟着我念着一些什么SDN的话,我还觉得这孩子是不是脑子发育不太好。羞愧之余,我慢慢往下读。

原来我被任命为因特奈特国的金银岛的快递主管。说明书上还提到了任命我的原因,原来我的身世还是有一定历史的。

原来因特奈特国很贫穷,大家普遍文化水平都不高,识字的人不多,这一点在快递业务的体现上尤其明显,为了培养一个识字的快递员成本太大了。上岗之前,学员们都需要到培训机构里面培训,不同培训机构培训的技能不一样,收费也不一样。培训学院里面比较出名的有思科技术学院和华为技术学院等学校。

培训机构的培训项目也十分丰富,有数据链路层语言的学习,也有网络层语言的学习。但是学习语言是需要看天赋的。有的人智商高一些,比如硬件设施更好,CPU更强大,能理解和运用三层甚至更高层级语言的语法,就能拿到一个比较高级的文凭,也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身价也更高。而且聪明的人办事效率也更高,所以那些懂高级语言的学生毕业之后都在关键的节点处理业务。像那些拿到普通二层语言文凭的快递员,也就勉勉强强能在村里当一个邮递员,业务能力勉强能接受吧。

不同培训机构的收费标准不同,教授的课程也和机构特色有关。有时不同机构教授的对同一件货物的处理流程差得很远,所以不同机构的快递员合作成本比较高,但是为了实现物流的传输,合作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们每年都要挑选几个学习能力不错的学生去其他学院的学生沟通,这种互联互通的测试很有必要,毕竟跨机构的快递员共同处理一个快递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同培训机构之间竞争很激烈,为了占得先机,培训机构都想推广自己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像思科这样的王牌培训技术学院。但这就导致了快递员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有时候为了和其他学院毕业的人合作,还要多学好几套技能,所以学费收的比较贵。当然技能多的学生身价也就水涨船高了,但对于快递公司而言,这就比较尴尬了。

如果只从某个技术学院定向招生,在招新员工的时候就被绑定了,很难选择其他技术学院的同学。被绑定的结果可能就会被垄断,就变成劳动力市场,抬高了快递公司的招新成本和工资成本,也就是平时说的资本性支出(CAPEX)和运营成本(OPEX)。如果所有培训机构的课程都一样,毕业学生的技能一样,或者他们能快速接受我们的入职培训学习就好了。

而且,过去我们快递公司的体制不好,快递员学员们都各自为战,只负责自己片区的业务交付,并不知道整体的物流情况。所有就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从金银岛通往大陆有多条物流通道,但是有的拥挤不堪,各种处理不过来的包裹就被丢弃了,但有的快递通道却门可罗雀,快递员都在岗位上打盹了,导致整体资源的利用率很低。而且随着国家推行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信息和物资开始大量流通,对快递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后来遥远的西方传来了“深度改革”的呼声,他们创建了一个快递公司,而且聘请了一个特别聪明的人担任快递业务主管。那里的快递员们都统一了学习标准,他们只需要能识字就可以了,可以分辨货物上是什么信息就可以。遇到不懂处理的货物就按照之前快递主管给他们发的语法书的规则把问题提交给快递主管,快递主管就会利用他聪明才智告诉快递员怎么处理数据包。有时候主管让快递员发到某个出口就行,有时候还需要告诉他这类型的货物应该怎么处理,免得他每个数据包都问一遍,忘了说了,西方的快递主管都是牛仔,很忙的。

再后来,我们金银岛也开始改革,也尝试着进行改革。所以我成为了第一位上任的快递主管,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你不识字?读这么久?”操作系统大哥一脸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进去吧,赶紧开始工作,不然我就把房间给你没收了,送你去垃圾场处理掉你。”听到这个,我赶忙跑进了6633房间,然后关上门,吓死我了!

“领导好!”我刚进去,门又打开了,进来了几个员工模样的人。“我们是帮你完成工作的协程,我是帮您取快递的小曲,她是帮您处理二层包裹的阿楚,他是帮您检查包裹是否安全的安检人员大健。”小曲还好,长相正常,3分吧。阿楚倒是还挺可爱的,但拿着盾和大宝剑的大健实在让气氛有些尴尬。我赶紧看一下桌子上的工作手册,原来他们是新招的处理任务的协程人员,在某些快递部门,他们可能是线程。

“那开始干活吧。”我假装经常当领导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抛下一句,然后拿起工作手册独自读了起来,深藏功与名。

小曲的工作比较简单,他一直在检查房门口有没有包裹,没有包裹的时候还闷闷不乐。突然,他兴高采烈地抱进来一堆信件,放在我桌子上之后很兴奋地说:“还有呢,你等着哈。”

我赶紧开始查看信件。原来都是一些hello信件,看来我们的快递员开始上岗工作了。Hello信的内容很简单,无非就是和我商量一些要采用那个版本的语法进行通信。我一一给他们发了Hello回信,然后再写了一封要求他们发简历的Feature_request信。都发送之后,我坐在桌子前,看着窗外陌生的环境,突然开始思考起来人生: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突然小曲又进来了,是新来的信。我一看这次的信有点厚,原来是快递员们的简历回信Features_reply,无非就是告诉我他们都会些什么技能,好让我能够指挥他完成业务工作。我查了一下工作手册,并没有什么要特殊设置的,就按照标准的流程,给他们回复了标准的配置信。

还没等我思考人生,小曲大汗淋淋地把一个大包裹搬了进来。我赶紧打开查看,原来这是一个Packet_in包裹。“阿楚,赶紧处理一下。”我冲一直在边上无聊抠脚的阿楚喊,没想到看起来不错的阿楚也是抠脚女汉字,醉了。

阿楚熟练地把包裹打开,把上面的信息记录到了本子上,比如这个包裹是那个快递员送过来,从他的哪一个快递窗口进来的,还有这个包裹里具体的内容。阿楚也是上过小学的人,所以在培训学校里学会了二层的语言,她是这里唯一的实习生。

“我不知道这个怎么处理,没有见过这种包裹,所以我的小本本上没有记录,就让他都发一份吧,也许别人知道怎么处理。”阿楚面露难色地告诉我。唉,第一件事你就告诉我你不懂,我当时内心是崩溃的。“就这样吧。”我无奈地答应,转眼之间,小曲接过包裹已经送出去了。没想到的是,很快的,其他快递员收到了这个包裹,都请求我,然而阿楚依然不知道怎么办。”

很快的,阿楚的小本本上面就记录了很多记录,我仔细一看,小姑娘还挺聪明,还学会数据结构了。她画了个表格,每条数据项有三列数据:快递员的工作证号:dpid,从哪一个快递窗口送到快递员手里的和包裹的主人名称。

“咦,这个包裹我知道怎么处理耶!!”阿楚兴奋地跳了起来,面色潮红。看我一脸不能理解的样子,她赶紧埋头工作了。根据之前的记录,阿楚知道寄给这个“66:66:66:66:66:66”的人的包裹是应该要从快递窗口3发送出去的,她赶忙写了一封Flow_mod挂号信,信的内容就是告诉那个快递员,这个特别6的客户的包裹都往3端口发就好了。写完她赶紧交给了小曲。

“啊,糟了!我忘记给他发一个Packet_out了!Packet_in消息里有提到buffer_id是NO_BUFFER的。”阿楚还没有坐稳突然就想起了这件事。她赶紧写了一封Packet_out信,里面提到了要把包裹发到3端口,然后贴到了之前从Packet_in中提取出的包裹上,又交给了小曲。

工作就这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每次包裹到的时候,大健也会看一眼是不是给自己的。但是一般都没他啥事,他总是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盾上写着的坏人的名字和处理规则,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无聊地时候,大健很喜欢在空中比划着什么,听阿楚提起过大健好像是什么情意绵绵剑的传人,只是一直加班,没时间找女朋友,所以一直没办法练剑。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大健突如其来的吼叫把大家都吓到了!原来大健收到了程序员上帝写给他的一封规则信,信里面提到:“IP=194.71.107.81的包裹全部丢掉”。大健面露杀气地举起手中的大宝剑,在盾上深深地刻下了这行规则。然后他赶紧写了几封Flow_mod信,把这个丢包规则发送给那些相关的快递员。作为一名安检员,大健始终保持着警惕,保护着金银岛的物流安全。

工作的日子总是单调的,大家都机械地处理着手上的业务。阿楚还是那么萌,大健还是疾恶如仇,而小曲还是像流行歌曲的高潮部分,不断地周期往返,只不过地点是在门口和办公室之间。有时候阿楚的本子写满了,我还需要像操作系统大哥申请多几本本子。

平凡的生活终于被打破,犹如平静的贝加尔湖面丢进了一个石头。原因是新招的一个快递员的传送路线和其他快递员的传递路线形成了环路。那一天来了一位新客户,傻傻的快递员查半天规则手册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新用户的包裹,只能请求我。我让阿楚处理,结果她按照自学习那一套,让大家泛洪发送就好了,结果就产生广播风暴了。

那是黑暗的一天,星期五。太惨了,那天所有环路上的快递员都累死了!丢个包算是工作事故,累死N名员工这种事情,已经不能算事故了,是灾难!

因为这件事,差一点我们快递部门就倒闭了。还好问题发现地及时,然后及时把快递业务停止了。遇到这种事情,首先处理完后事,然后就是追究责任。可怜的阿楚,到离开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毕竟她只知道自学习转发,并不了解这个做法在环路中可能产生致命的环路风暴攻击,毕竟还只是上过小学的人。

“9527, 给你带来新人,能力比阿楚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操作系统大哥很快就把露露带到了我的办公室。原来程序员上帝不久之后,就把一个叫露露的姑娘送到了操作系统大哥的办公室,然后交代他要把这姑娘带到我这来。

“谢谢linux。那个,你自我介绍一下吧。”我谢过操作系统大哥之后,转头问这个很有御姐范儿的姑娘。

“Ryu领导好, 我叫露露,我读过本科,专业是大数据分析,后来去思科学院学习了快递技术。我会收集快递员的连接信息,然后做数据分析,可以计算出最短路径来转发或者路由快递包裹,绝对不会死人!” 露露语速很快,很自信,是我喜欢的类型。

“啊,小露露啊,你好厉害啊!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上班吧,不然你没响应要被带回去了。”我满脸堆笑地对露露说。有一名聪明的员工真是太开心了,比那个小学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露露果然犀利!上班之后就周期给快递员们发送携带LLDP报文的Packet_in包裹,包裹要求快递员要把自己的dpid和出货端口写上,然后抓发到对应出端口。收到包裹的下一站快递员一看不知道怎么处理就上报给我了。露露利用上报包裹外面的Packet_in信的快递员的ID号和收货端口还有包裹中的信息,竟然找到了两个快递员之间的链路信息。然后她把所有的链路组织起来,竟然把全局的物流图给画出来了。我不由心里一惊:小露露不仅长得漂亮,还很能干呢。哦不!我怎么能这么想呢!应该是没想到啊,小露露不仅能干,还长得这么漂亮呢!

正在我神游的时候,小曲不识趣地打开门,扯起嗓子就来一句:“露露妹妹,你的包裹。”小子放下包裹的时候比平时多停留了3ms,我注意到了!他比平时干活更有精神,但是也在露露这里停留时间更久了。

看我一脸不高兴,小曲赶紧忙去了。

露露很熟练地解开包裹,然后提取出里面的关键信息。“从绿茂花园的王大爷家到大柳树村老刘婶的包裹。绿茂花园到大柳树村需要先经过春天镇,然后再去金鸡岭,再去五指山,然后转到天涯镇最后到大柳树村。”露露照着手中的Dijkstra书和物流图,竟然把快递转发路径给计算出来了。

“干得好,露露,午饭加一个鸡腿!”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怕说多了她知道我读书少,容易被她骗了。

露露在的日子,我心情一直都很好,因为再也没有死亡灾难发生了。但是比起当年的阿楚,露露用纸的速度更快一些,所以我向操作系统大哥申请了更多的纸。每次申请纸都要承受linux鄙夷的眼神,和拍拍肩膀安慰的动作,好奇怪。

但是就算有最短路径转发,我还是发现快递员的工作强度差异太大。有的快递员无所事事,而其他快递员加班加点。明明有的快递员可以帮忙的,但是货物总是到不了他那里。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终于发现了问题。露露计算的路径虽然是最短的,但是当所有货物都按照最短的路径发货的话,可能就拥堵了,而另一条次优的路径并没有使用到。所以我应该还需要了解物流的压力情况。怎么才能了解呢?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年度优秀快递员张伟终于病倒了,频繁丢包,他那个快递收发点的货物已经堆积如山。我很着急,但是我查看了所有的手册都没有解决办法。所以我只能发出一个警告,结果程序员很快就给回复了。

程序员又安排操作系统大哥给我带来了新员工。他叫夏留,估计是父母喜欢夏天的原因吧,希望夏天能停留下来,是一种美好的希冀。

“我学过数据挖掘,但是没找到工作,也学不会挖掘机,所以就去学快递技术了”。还记得他站在大家面前自豪地自我介绍。“快干活吧!”我对他毫无理由的没有好感,也许是因为他比较帅吧。

他和露露一样聪明,他专门整理快递网中的物流流量信息,然后和露露合作。露露其实也去学习进修了一下,学会了计算基于物流流量信息的最优货物转发路径。这下快递员们才没有抱怨业务压力大,因为大家负载都得到了均衡。

但是我总觉得他们两个整天黏在一起不太好,年轻人在办公室要克制嘛,递个数据什么的麻利点嘛,干嘛还要对视,寒暄几句,搞不懂。

每天的工作都大同小异,因为新流量不多,所以其实我们办公室的人都不是特别忙,就是夏留需要不断收取一些快递员送上来的快递收发货统计报表,露露也是周期地和所有的快递员联系着,她是所有快递员的梦中情人。

遇到节假日的时候,大家就忙得不可开交了,我也是差点就忙出病来。这时候我就会特别羡慕临省新上任的那些人。那个ODL家族的人声势最浩大,不过确实他学的东西也比我多一点,部门员工也多一些,不过他用的资源也多啊,很费纸的。最近东边邻居也兴起了深度改革,走马上任的听说叫ONOS。不过他们比我们要先进一点,他们是多胞胎共同作战,不像我就一个人,累死了部门就解散走人了。ONOS他们家有好多孪生兄弟姐妹,一起管理他们省的快递物流,资源、信息都共享的,但是每个人分别和几个快递员联系,区域管理嘛。如果其中一个兄弟生病了,可以把他的业务交给其他兄弟暂时代理帮忙一下,他病好了再回来接着干。这种方式真好!

不过我听说有个叫Distance的程序员上帝开发了Open eXchange语言,可以架设一个层级式的部门架构。有了这样的语言,我就可以和我的族人一起工作了,而且也支持不同家族的人一起工作,听起来很好的样子。我就等着吧,相信很快就可以改革了。其他人的办公室也许还有什么欣欣,丽丽之类的姑娘呢。

其实我也并不是一直工作,直到病倒去世。有时候,还需要去学习培训,需要离开工作岗位接受程序员上帝的改造。尤其是当我们需要学习新语言的时候,不仅我们要培训,快递员也要全部培训,快递系统就停止运行了。老一点的快递员学不下去了,干脆就淘汰了,饭都吃不上,太惨了。淘汰之后就需要招新,所以学习新语言代价非常大,但是新业务很多,新语言的学习不可或缺。

但是我听linux提起过,遥远的东方和遥远的西方有两个国家分别使用了两种新语言,叫POF和P4,大大降低了学习成本。使用POF或者P4语言,就不要求快递员们学会很多语言,只需要懂最基本的通用语法就可以。比如把数据包发出去或者把快递单中的第几个空格的内容修改成什么就可以,不需要知道那个空格的内容到底是地址还是邮政编码。当需要学习新业务的时候,只需要我们去学习就好,然后我们会告诉他们最基本的操作,他们照做就行。这样快递员们也很高兴啊,本来知道那些意思也没什么用,干脆就不用学习了,多轻松。所以快递系统的升级的成本就节省很多。好希望快点采用这样的语言啊,省得每次都要告诉快递员这个那个的,还要等他们培训完才能上班。

我坐在桌子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握着桌子上的杯子,幻想着美好的未来。耳边是露露和夏留的窃窃私语和小曲忙碌而充满怨念的脚步声,还有大健那绵绵不觉的磨剑的声音。

突然,linux大哥火急火燎地带着几个帮手撞开了我的大门。

“怎么了?大、大哥!”,我吓了一跳,从椅子上唰一下站起来,桌子上的杯子也被我碰掉了,碎了一地。

“把这些人都带走,那个姑娘轻点抓,挺好看的。” linux并没有理会我,指挥小弟们把我的露露,夏留和小曲,还有一直在角落磨剑的大健抓了起来。

“我收到程序员上帝的通知,你们被停止运行了, 资源被回收了,都跟我去垃圾回收站吧。快点!” linux露出我从未见过的凶狠眼神。我明白了,我知道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 我转身写在最后一封告别信:“Ryu is going down!”

“交给上帝,告诉他我干得很好。”,我把信交给操作系统,就闭上了眼睛。

在去往垃圾回收站黑暗而崎岖的路上,我听到露露拼命的呼喊,她比我先走了,接着是夏留,然后是。。。

“我想我干得不错” 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微笑。

我睁开眼睛,黑暗中,仿佛看见了未来。

作者简介:

李呈,2014/09-至今,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未来网络理论与应用实验室(FNL实验室)攻读硕士研究生。

个人博客:http://www.muzixing.com

--------------华丽的分割线------------------
本文系《SDNLAB原创文章奖励计划》投稿文章,该计划旨在鼓励广大从业人员在SDN/NFV/Cloud网络领域创新技术、开源项目、产业动态等方面进行经验和成果的文字传播、分享、交流。有意向投稿的同学请通过官方唯一指定投稿通道进行文章投递,投稿细则请参考《SDNLAB原创文章奖励计划》


  • 本站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SDNLAB立场。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SDNLAB,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转载须注明来自 SDNLAB并附上本文链接。
  • 本文链接http://www.sdnlab.com/16553.html
  • 本文标签观点/view

分享到:
相关阅读
11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1. comment reply Augu 2016/04/16 11:31
    学长好,我是北邮大四的学生,现在跟着fnl实验室的李老师做本科毕设,主要是研究控制器的时延问题,但在做仿真的时候一直出问题,不知道能不能冒昧的麻烦您帮忙看看,当面或者online都行,谢谢。 打扰学长了~
        1楼
  2. comment reply 18628259387 2016/04/16 13:41
    太棒了!
        2楼
  3. comment reply 李呈 2016/04/17 20:12
    @18628259387 谢谢哈!后续还有一篇我是SDN交换机的呢。
        3楼
  4. comment reply 李呈 2016/04/17 20:12
    @Augu 李莉老师,你可以直接来找我吧,问你们陈琪学长就知道我在哪里了。
        4楼
  5. comment reply Augu 2016/04/22 14:49
    @李呈 学长,去实验室找了你两次你正好都不在,因为我平时在宏福校区,所以过来稍微麻烦点,可以留个联系方式么?或者你在实验室的时候能不能发短信说一声,18612792840。 打扰了~
        5楼
  6. comment reply 我没有们 2016/05/16 18:08
    段子手的潜力暴露无遗~
        6楼
  7. comment reply 李呈 2016/05/16 21:19
    @我没有们 我也想当一名段子手啊,实力不足啊
        7楼
  8. comment reply 北邮喻 2016/05/27 12:09
    @李呈 李呈学长 有学妹去找你 哈哈哈
        8楼
  9. comment reply l19992222 2016/09/08 11:10
    我先看的交换机那篇,哈哈哈哈哈哈,nice
        9楼
  10. comment reply l19992222 2016/09/08 11:10
    倒叙更神秘
        10楼
  11. comment reply 李呈 2016/12/09 03:30
    @l19992222 好想法啊!我怎么没想到
        11楼
李呈 发表于16-04-15
2